渔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香港艺术品香港春拍波澜不惊成交额有所回落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5:52:25 阅读: 来源:渔线厂家

香港艺术品香港春拍波澜不惊 成交额有所回落

4月7日晚,苏富比、香港嘉德与香港保利的春拍激战大幕落下,2015年香港春拍第一阶段落幕,香港佳士得的拍卖则将于5月28日至6月3日举槌。

4月初的香港,内地游客不多,但对于收藏家、经纪人与拍卖行从业者而言,香港春拍不容错过。预展和拍卖现场,活跃于内地拍场的熟悉面孔频频出现。同时,由于香港地区关税等方面的优势,香港春拍尤其是苏富比拍场也吸引着一部分外国藏家与香港本土人士。

从目前拍卖行公布的成交数据来看,这几天的春拍买力平稳,宏观经济的低迷和艺术品市场的调整,并未令香港的艺术品市场蒙上厚重阴影。中国嘉德两天拍卖的总成交额为2.53亿港元,其中包括中国书画、当代艺术、青铜器、明式家具及瓷器工艺等门类。香港保利公布的成交额为11亿港元,总共包括12个门类。苏富比则取得26.94亿港元的成交额。其中中国书画部分拍出4.78亿元港元,超过估价2.5倍,近80%拍品超越高估价成交,这一数额与去年的34.2亿港元有不小萎缩,但拍卖行今年在上拍作品的数量上也有所控制。

相较而言,香港市场对国际经济环境影响更为敏感,其成交情况可视为对市场活跃度的试金石。

资深藏家颜明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谈到了他对香港春拍的感受:“在人气上,此次春拍与往年并无不同。好的东西依然能够卖出高价,比如张大千、齐白石还是非常坚挺的。”在古董器物方面,颜明认为,境外拍卖相比于内地具有绝对的优势:“文玩、陶瓷方面,本身就是苏富比与佳士得的强项,他们拥有更好的艺术品来源;而内地拍场中,很多器物都是二传手,即行家从境外购入再送入拍卖行,成本更高,有的更是多次出现。”同时,由于内地资金面紧张以及股市向好等因素,颜明认为,今年的内地春拍或许会逊于香港。

从目前的情况看,被视为市场风向标的苏富比成交额较去年的34.2亿港元有所回落,似乎预示着市场稍有下滑。但“好东西还是能卖出好价钱”也是业内共识。对于嘉德和保利来说,香港只是两家公司春拍的第一站,接下来在北京的春拍预展,两家公司呈现的艺术品将更引人期待。

天价稀见,总体成交稳健

中国艺术品市场依旧未走出调整期。这样的情况下,一流艺术家的重要作品数量显少,有业内人士指出:“市场不高亢的时候,买家惜售也是在所难免。”天价稀见,但总体成交稳健,一些之前颇受关注且有新意的专场如香港嘉德“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专场成交率达到100%,成为春拍首个白手套专场,另有“所济弥远——王济远书画撷珍”专场也全数成交。而苏富比策划的“奇──当代文人艺术”专场,以精致品味生活为概念,将当代水墨、艺术设计珍品及中国古代艺术品融汇在同一专场,亦令人耳目一新。该专场也在6日获得了73%的成交率。

与此同时,苏富比与嘉德也实行了低估价战略。就高质量拍品而言,低估价反而可以刺激买家热情,最终更有利于成交。

今年是内地拍卖公司进入香港的第四个年头,从业者对香港与内地市场之不同各有感受。嘉德近现代书画负责人戴维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对嘉德而言,区别就是一道海关。到香港可以服务更多海外客人,他们会认为香港更有利于艺术品或其他财产的出入。”至于经济下行压力下的拍卖情况,戴维告诉《第一财经日报》,他们在香港专场的拍品总量一般维持在300件/组左右,“我们认为这一数量比较易于控制,对于目前来香港的这个藏家群体来说,恰好能够消化。”而在审美趣味的设置上,他表示,香港嘉德也会上拍一些符合本土口味的艺术品,比如岭南派画家或香港本土画家作品。

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门主管张超群则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就他的观察,预展的人气与往年并无太大差别:“但预展人气也不能代表什么,最后会购买的往往只是一小部分藏家。”

唯一破亿拍品,买家还是刘益谦

中国古董艺术品方面,香港春拍的亮点不少。香港嘉德此前备受关注的“1间房——比利时侣明室藏明式家具”11件明式家具精品,总成交额为5370万港元。其中,制作于晚明时期的黄花梨玫瑰椅六张成套以2990万港元成交,另一件制作于晚明时期的黄花梨方角柜成对以2070万港元高价成交,据了解,这两件拍品被同一个中国藏家购得。

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门类的封面拍品“南宋官窑八方弦口瓶”以1亿港元落槌,成为此次春拍唯一一件落槌价过亿拍品,买下它的依旧是刘益谦。

年复一年,这位上海藏家依然走在“买买买”以及“买封面”的两条路线上。这次香港春拍,他在苏富比拍了4件林风眠作品、香港保利的林风眠《宝莲灯》(880万港元落槌)以及余友涵2007年作品《毛主席和韶山农民谈话》(760万港元落槌),此外还有苏富比黄地洋彩双耳瓶(4400万港元)以及“官窑八方瓶”等。

这尊“南宋官窑八方瓶”此前为日本藏家所有,在拍卖前便被苏富比力推。上海预展期间,这尊瓷瓶得到众多藏家关注。当时,《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见到重要宫廷文物收藏家徐其明与助手到现场鉴赏。这尊瓷器色呈粉青,质地莹润,上有哥窑金丝盘布。更难得的是,八方瓶的器型极为特殊,瓷胎制作难度很高。也只有古时的官窑出品,才会如此不惜工本,多次失败之后仅得几件成品。根据苏富比拍前透露的信息,这件官窑八方瓶是日本藏家1975年7月在伦敦苏富比购入。该藏家另有一件北宋汝窑葵花洗曾在2012年创下2.786亿港元的宋瓷拍卖纪录。

另有一方白玉九螭钮方玺,为雍正皇帝仅有的五方玉雕印玺之一,随附原盒也记载于宫廷文献,在巴黎集美博物馆收藏的《宝薮》中亦有著录。拍卖之前,估价在3000万~4000万港元之间,拍卖时,以2000万港元起拍,9位现场买家和电话委托参与了本次竞投,最终阶段的竞价落到两个电话委托之间,5分钟的拉锯战后,以9200万港元落槌、1.049亿港元(含佣金)成交。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部主管仇国仕在拍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竞得此玉玺的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私人藏家,但是他希望保持低调,不能公布其身份。张大千、林风眠地位依旧

中国书画部分,张大千、林风眠、齐白石依然具有无可撼动的地位。

嘉德此次推出的张大千作品中有《拟石溪溪山留客图》,为其盛年的摹古作品。这也是嘉德近现代书画的“封面拍品”。创作此画时,张大千正身处成都,有敦煌归来之后的积淀,又与诸多清宫流出的古画朝夕相对,遂有了这一幅精妙山水。这幅作品作于1948年,为当年上海成都路中国画院“张大千近作展”展览作品。戴维介绍称,此画当年在展览中便被上海重要收藏家购藏,此次出现在嘉德拍场也是该画60多年来首次现身市场。最后此画拍出1725万港元,成为嘉德中国书画专场中最高价拍品。另有张大千《幽谷图》为画家晚年反刍早年临古之作,也以368万港元成交。

香港苏富比近年来拍出一系列张大千代表作,此次春拍,苏富比共征得325件近现代书画作品,其中包括20多件张大千画作,以及逾10件林风眠作品,其中包括张大千泼墨泼彩作品《翠盖云裳香满塘》以及《云泉古寺》等重要作品。另有一件《拟唐人秋郊揽辔图》是张大千客居大吉岭时期的代表作,在拍前最受关注。最后这3件张大千作品分列中国书画成交价格前三位。

《拟唐人秋郊揽辔图》估价1000万~1500万港元,最后以5116万港元成交,成为全场最高价拍品。据《艺术新闻》报道,这件拍品原来出现在2012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但在拍卖前夕,民国建筑大亨陆根泉女儿陆介铿通过法院提出自己是此画所有者,要求苏富比归还,导致撤拍。据称,此画是她交给弟弟陆介康保管的,之后流落到家中员工手中,并由此进入苏富比拍场。经过两年多的官司,双方2015年2月庭外和解,这幅画又一次进入苏富比拍场。因为市场波动的原因,此画的最低估价从2012年的1280万元调整到了今年的1000万元。

就《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拍场所见,中国书画专场拍卖中,凡有齐白石、林风眠、关良作品出现,竞投热度总会高出不少。今年香港春拍,林风眠的作品依旧是各家拍卖行主打的作品,不仅在预展中由专家重点介绍,在拍场上的表现也很亮眼。苏富比呈现14幅林风眠的作品,都以超过高估价的价格出售,包括《霸王别姬》(1064万港元)、《清荷》(788万港元)、《双姝》(608港元)、《纨扇消夏》(212万港元)、《母与女》(100万港元)等。发掘市场不熟悉的近现代名家

除了张大千、齐白石等常年在市场上占据重要地位的艺术家,中国近现代书画部分也会挖掘一些被艺术史淡忘或没有深厚市场基础的艺术家作品。这类专场会常令藏家耳目一新,也拓宽了市场。

香港春拍中,苏富比推出了香港画家李研山家藏书画。这位画家在广东画坛曾颇有声望,出身法律界,尤善画竹。定居香港后,他深居简出,行为低调,没有市场买卖记录,重要作品皆留在家中。自1975年至今,李研山的作品仅公开展览过两次。今年春拍,李研山家人将家藏书画5件送拍,这些作品均为画家创作于上世纪30~50年代作品。“我相信李研山的这些作品是他迄今为止出现在市场中质量最为上乘的。”张超群在拍卖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说。这五件作品全数成交,其中《双钩竹石》以200万港元成交,超过估价6倍。

香港嘉德推出了民国时期著名画家王济远的画作,构成“所济弥远——王济远书画撷珍”专场,共计60件作品,水彩居多,内容涵盖人物、静物与风景。拍卖公司就画家生平、历史地位以及艺术成就做了系统梳理,结合作品展览,使得这位不常被国内艺术圈所认识的艺术家得以以更为丰满的面貌呈现在人们面前。嘉德拍卖认为,“王济远的画作追求后期印象派塞尚等简练而凝重的艺术效果,着重体面构成,笔触粗犷,用色浓重厚实”,并“代表了早期中国艺术家探索欧洲艺术风格与本土画风相结合的探索风格”。“王济远的画作此前一直放在华盛顿的一家基金会,没有拍卖,也没有前期的市场基础。但同时,他又是一个水准很高的画家。这些画作不会拍出天价,但做他的专场对于拍卖行来说非常有意义。”戴维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王济远专场60件作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为610.305万港元。

拍卖行必须得到画家的精品力作,才能获得比较好的市场反响。正如张超群所言:“开拓此类名家也是需要碰机会的,我们虽然一直在关注,但你必须有机会得到这类艺术家高水准的东西,这才能让大家充分了解他的艺术成就,形成市场需求。”

当代艺术,亮点还是争议?

打破9项纪录的苏富比现当代艺术夜场,打破了香港春拍季的平静,也让外界得以一窥当代艺术炒家的运作。

作为春拍最先开始的专场,苏富比现当代艺术拍场人头攒动,人气颇高。整场拍卖总共上拍约150件作品,获得超过6亿港元的成交额,但具体成交情形堪称冰火两重天。

现代艺术部分,吴冠中6件上世纪70~90年代作品全数成交,《红梅》以6684万港元的成交价成为当晚最高价拍品。

赵无极的作品也依旧是市场追捧的对象,日韩艺术家如田中敦子、白发一雄也获得了不俗的市场反应。反观中国当代艺术,情况却颇耐人寻味,张晓刚、刘小东、岳敏君、曾梵志都有作品流拍。其中张晓刚《血缘:大家庭13号》由900万港元起拍,最后以1300万港元流拍;刘小东《张的一家》由500万港元起拍,最后以600万港元流拍;曾梵志《无题》、《毛(三联作)》也悉数流拍。唯有方力钧的作品表现不俗,其油画《1996.4》以2168万港元成交。

另一方面,年轻艺术家风头强劲,却也引发了争议。苏富比去年率先在其夜场拍卖中力推“70后”艺术家,贾蔼力、王光乐与刘韡皆拍得高价。这一次,贾蔼力成交价更跨越千万港元台阶,其三联画《早安,世界》,以1328万港元成交,再次刷新了他个人的拍卖纪录。这件作品长达10米,最早出现在贾蔼力2010年在何香凝美术馆举办的同名大型个人展览中。2012年,《早安,世界》曾在苏富比秋拍中以340万港元成交,时隔两年,它再次出现于调整期的艺术品市场,而“增值”速率令人瞩目。

当日由于雅昌网关于贾蔼力拍场再创纪录的报道发稿时间问题,藏家刘钢发文质疑,由此引出一场关于拍卖“做局”的争论。高价背后的喧嚣,可以视为市场状态的一则注脚。

澳门三乐彩网站

拱猪游戏

屠魔西游手游

中超风云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