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渔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先看病后交钱不再是梦山东全省将在县级推广

发布时间:2021-01-22 07:10:54 阅读: 来源:渔线厂家

“先看病、后交钱”模式今起在山东全省县级及以下医院推行。记者采访先行试点的兖州市中医院——

从今天起,“先看病、后交钱”模式在山东全省县级及以下医院推行。不用先交押金就能住院看病,出院时只需交纳自付部分。类似模式已在河北邯郸、河南洛阳、安徽铜陵等多地生根。不久前,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2年主要工作安排》,提及今年工作任务时明确指出,“加快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开展‘先诊疗、后结算’。”

记者近日走访山东多家医院,并采访兖州市中医院院长孔庆民——早在2010年12月,他便在全国率先成功实验这一模式。

为吸引患者,想出营销手段

如果不是两年前医院经营惨淡,床位空出一半;如果不是新造大楼剩下五层没钱装修;孔庆民不会有动力尝试“先看病、后交钱”。他坦言,自己当时有点“逼上梁山”的味道。

2010年10月,兖州市中医院与兖州市第二人民医院合并,被业内戏称为“弱弱联合”。新的中医院门可罗雀,却多了几百名员工,“首先我得解决大家的吃饭问题”。合并后不久,孔庆民参加全国医院院长年会,偶然听到“先看病、后交钱”的提法,突然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营销手段。

孔庆民从不否认推出新政的初衷是为了营销。“我认为‘营销’不是贬义词,既能帮助医院摆脱困境,又可以实实在在让老百姓得实惠,何乐而不为?便民措施,没必要非以牺牲医院利益为代价。”

目前,兖州市中医院已有2万多名住院患者享受了“先看病、后交钱”政策,约占全部住院患者的90%,没有发生一起赖账案例,也没有一个人签署分期还款协议。

去年全年业务收入超过9100万元,比前一年将近翻了一番。医院门诊和住院人次猛增,近500张床位经常爆满。“没费一枪一弹,就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孔庆民说,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我自己之前也完全没有料到。”

所有“先例”全成了“先烈”

“先看病、后交钱”的提法,不是孔庆民原创。“起初,我上网搜索,想参考先行者。结果确实找到几个先例,但他们没多久都以失败告终,成了‘先烈’。”

分析失败原因,孔庆民发现,由于当年社会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制度不健全,不少患者逃费,导致医院产生大量坏账,无以为继。他解释说,探索最早出现在2001年,新农合当时在二级医院的报销比例仅25%左右。假设农村患者住院一周花费4000元,自己要支付3000元的大头。交不起钱的,只能无奈逃费。

“如果医保跟不上,医院肯定赔到底。”孔庆民强调说,医保覆盖率和报销比例的高低,是“先看病、后交钱”模式能否成功的关键。

如今,城乡医疗保障水平已大大提高。以兖州的二级医院为例,城镇职工医保报销比例最高可达95%;新农合报销比例也达到了65%;城乡基本医疗保险的覆盖率都在98%以上。

“个人承担越少,逃费可能就越小,再加上这两年的医疗成本也降低了。”孔庆民介绍,2010年3月起,兖州市开始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基层卫生机构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按进价销售。药品售价和住院费用都明显下降。

“就算有少数患者逃费,有医保费用托底,医院也能基本保证不亏。”孔庆民说,“所以现在尝试新模式,有了可操作性。”

医务人员和患者都感觉良好

“交钱”和“看病”,看似顺序简单颠倒,却让医务人员和患者双方都感觉良好。

以前实行住院押金制度,当余额不足时,护士们便成了催款员。“我很不愿意向患者家属递催款单,感觉特别尴尬,也很难为情。”兖州市中医院心病科护士长臧淑娇坦言,就怕遇到个别家属不通情理,还得随时做好挨骂的准备。

“原本每天定时查房、换药,结果有一天病房里其他病友都换上了,自己却因暂时欠费,被迫停药,心里确实不好受。”臧淑娇十分理解患者的心情。如今,她甩掉了“催款”这个包袱,倍感轻松。

护士的变化,不仅发生在自己心里,更展现在患者眼中。

在心病科病房区,65岁的脑梗塞患者刘建英觉得,臧护士变漂亮了,尤其是笑起来。“早两年,她对我们也是笑嘻嘻的,但我总觉得笑脸背后,另有所图,有点‘笑里藏刀’的意思,老盯着我兜里的钱。”刘建英说,现在不交押金,不用担心医院催款,所以再看医生护士的笑容,也变得亲切、自然多了。

先交钱,后交钱,除了顺序不同,数额也不同。比如住院一周花费4000元,自己其实最多只要交1000多元,其他部分由医保或新农合承担。先交押金,要付4000元;后交钱,则只要承担个人部分。心病科副主任医师顾士忠直言:“医保制度是为便民,而住院交押金,等于个人替国家先把钱垫上,有悖于制度设计初衷,不合理。”

忙着推广,6天接待了7批人

记者5月29日上午到达兖州市中医院时,孔庆民正忙着接待客人。淄博市周村区多家医院负责人驱车3个多小时,向他讨教“先看病、后交钱”的经验。其间,他又接到通知——德州市平原县人民医院代表次日来访。上周一到周六,他接待了7个考察团。

如此工作节奏已持续数月。来访者遍布山东,还有不少来自省外。推广新模式,孔庆民乐此不疲。

周村区卫生局副局长王国臣担心逃费问题,孔庆民解释,无赖毕竟是少数,有了较完善的医疗保障体系,再加上医院设立的“自保”措施,足以应付少数逃费带来的负面影响。

王国臣又问,缺了押金,万一医院资金链断裂,无力垫付,怎么办?孔庆民认为,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起初几天比较难熬,等部分患者陆续出院交钱,资金流便会重新活络起来。他介绍,政府部门还制定了优惠政策,定期预拨周转金,补充临时资金缺口。

来访者集中在二级和以下医院,其中一些,已将考察成果付诸实践。30日下午,记者来到与兖州远隔七八百公里的山东荣成市人民医院。住院部和门诊大厅分别摆放了“先看病、后交钱”的宣传板。两个多月前,财务科长林永玲带队到兖州考察,10天前开始试行。“我们基本照搬了兖州模式,实施效果不错,没有明显障碍。”林永玲说,许多人刚开始不熟悉,办理住院手续时,还习惯带着现金。

孔庆民坦言,全国的二级和以下医院,基本都适合推行新模式,而三甲医院不太适用。“大医院的医保报销比例相对较低,住院费却常达数万元,一些患者负担不起,逃费几率大,医院风险就大。很多患者来自外地,异地医保无法操作。”他建议,三甲医院先从部分群体,如当地医保患者试点;同时对大额医疗费用患者阶段性结算。

九州仙剑录变态版

主公带我飞破解版

群威争霸破解版

相关阅读